权责划分不清晰,两个部门谁也不愿意主动打破僵局,于是就将难题推给了法院,推给了当事人。在记者接触到的案例当中,这样的情形在全国一些地方上演。

2016年7月19日下午6点,周某照例骑电瓶车从衢州市区回江山。途中老乡给他打电话,让其在廿里镇杨家突村公交车站等他,他要搭周某的电瓶车回家。